梆坐通讯有限公司

公司荣誉 返回公司荣誉

苏东坡还会防汛抗洪?解锁大文豪的另一壁

发布时间:2020-06-30       点击数:98

这个端午伪期,南方雨水不用停

防灾减灾义务可谓艰巨

你清新吗?在吾国古代

汛期同样不好过

大文豪苏轼

就曾在防汛抗洪一线奔走忙碌

没想到他还有这一壁?

本期幼据侃历史

带你望望苏轼的防汛抗洪去事

防汛抗洪的苏轼

北宋熙宁四年(1071年),大文豪苏轼因指斥王安石变法被贬出京城,先后到杭州、密州出任地方官。熙宁十年 (1077年) 四月,他脱离密州,“权知徐州军州事”。

可谁清新,一场历史上百年不遇的大洪水即将暴发。

“黄河自昔为中国患”,水患添上河患,损坏力惊人。1077年夏秋之交,“大雨水” “霖雨不止”,河湖水位暴涨。农历七月,黄河在“卫州、怀州、滑州”等地先后发生溃溢;到了七月十七日,黄河“大决于澶州曹村(今河南濮阳) ”。

滚滚洪水一起所过,“注城坏仓”,“败庐舍、溺居民”。

古代通信手段落后,新闻传递缓慢。一旦洪水临城,交通势必休止,很难再向下游示警。

有迹象外明,在黄河发生大溃决,洪水一起南下的过程中,身为徐州知州的苏轼很可能异国收到任何预警。

苏轼与苏辙

史料记载,黄河曹村段发生溃决十七天后的八月四日,苏轼还与弟弟苏辙游览徐州附近的石经院、云龙山;中秋节当日,与苏辙一首不悦目月作诗,共度佳节。

六天后,洪水来临,汇于徐州城下。

抗洪:孤城如铁拒狂澜

熙宁十年八月二十一日,洪水冲扑于徐州城下——

黄河西来初不觉,

但讶清泗流奔浑。

夜闻沙岸鸣瓮盎,

晓望雪浪浮鹏鲲。

从苏轼的这首诗《答吕梁仲屯田》来望,对于猛然而至的洪水,人们是毫无生理准备的,暂时间人心惶惶。

万千平民是去是留?城池仓廪是守是舍?身为一州之首的苏轼必要速速武断!吾们不清新苏轼通过了什么样的生理运动,他只是在诗中说“计穷路断”,剩下的唯有坚守一途。

苏轼主要齐集多人商议对策,城 中 父 老 说 天 禧 年 间(1017-1021年) 曾经尝试在城外修筑两段堤坝防洪,现在答马上修筑。苏轼遵命提出,“首急夫五千人”,重新筑堤。

然而,汛情危急,人手不及。所以苏轼亲赴徐州禁军驻地,恳请禁军参与抗灾。他说:“河将害城,事急矣!虽禁军,宜为吾助力。

依据宋代军制,知州只能总揽属于地方的厢军,无权调动中央执掌的禁军,否则会有叛逆之嫌。

然而,苏轼不避疑心,其拳拳喜欢民之心令士卒大为感动:“太守犹不避涂潦,吾侪幼人,当效命!”

所以,三千禁军士卒“短衣徒跣,持畚锸以出”,主要投入到抗洪抢险之中。

在苏轼的带领下,徐州军民不息奋战,终于在城外筑成暂时堤坝。第二天,“水自东南隅入,遇堤而止”,徐州城暂时保住了。

这边有必要说一说徐州城外的地理现象。南清河与汴渠自西北方而来,交汇于徐州城下,向东南流去,是为泗水。

在徐州城南有“两山环绕,吕梁、百步扼之”。南下的洪水,“触山而上”,“汇于城下”。洪水源源而来,却难以迅速流泻,城外的水位势必一连上涨。

到了九月二十一日,徐州城外水深已经达到“二丈八尺九寸”,居于高位的洪水可以“下顾城中”,“高于城中平地有至一丈九寸”。遵命已出土的宋尺实际长度31厘米计算,此时城外水位高于城内约3.4米,可谓奄奄一息!

徐州古城墙

徐州城墙因为年久失修,在洪水的冲刷腐蚀之下,已是险象环生。苏轼先命人“以薪刍为囊”,堵住城内通去城外的六个“水窗”;又命人自城内取土,主要添固徐州城墙。

然而,城中原有的十五处取土大坑,“皆与外水响答”,坑内“皆积水,无所取土”。若不及捏紧时间取土添固城墙,一旦城外洪涛破围而入,效果不堪设想。

汛情一发千钧,城妻子心大乱,殷商大贾争相出城避祸。苏轼说:

“富民出,民皆波动,吾谁与守?”“吾在是,水决不及败城。”

他下令不准任何人出城,已出城者必须返回,并稳定民心。从此他便“庐于城上,过家不入”,抱定“吏民走尽余王尊”的信念,打算与徐州城共存亡。

全城人心总算是暂时稳定了。人们发现,城中东、西、北三侧的地下水位很高,井水都漫溢出来,唯有城南破例。苏轼立即命人在城南取土,自然坑水不再上涌,取土成功了。

所以,他立即机关全城军民在城墙之内,“附城为长堤,壮其址”,再次筑首一道长达九百八十四丈、宽两丈、高一丈的长堤;在城墙之外,命人将阻滞决口所用的竹木等“长楗”以及数百艘公私船只,“分缆城下,以杀河之怒”,这样便形成内外两道防线,“以安危疑”。

不光这样,苏轼还团结军民,多措并举,共同抗灾救灾。

他团结通判(徐州二把手)杨裼、钤辖(禁军武官)任某,“使仕宦分堵而守”;

他“发公廪,济清贫”,使城中清贫平民得以饱腹;

他“明劝禁,公司荣誉督盗贼,宣布恩泽,巡走内外”,就此稳定城中治安;

他还派人“具舟楫,拯溺疗饥”,拯救城外落水难民。

这样多管齐下,才守住徐州城。“至十月五日,水渐退,城以全”。

防洪:水流无尽恩无穷

农历十月五日,黄河已经基本度过主汛期,徐州城外的洪水徐徐退去。稍晚时候,又有好新闻传来。

十月十三日,黄河“河流一枝已复故道”,听闻喜事的苏轼作《河复》 诗,“歌之道路”。被洪水包围七十余日的徐州城,暂时消弭危境了。

《河复》全文——

君不见西汉元光元封间,河决瓠子二十年。

钜野东倾淮泗满,楚人恣食黄河鳣。

万里沙回封禅罢,初遣越巫沉白马。

河公未许人力穷,薪刍万计随流下。

吾君仁圣如帝尧,百神受职河神骄。

帝遣风师下收敛,北流夜首澶州桥。

东风吹冻收微渌,神功不必淇园竹。

楚人栽麦满河淤,抬望浮槎栖古木。

此时,苏轼却在思考另一个题目:这次危境算是以前了,但是下次呢?

就在十月里,可能洪水还未十足退去,苏轼就上书朝廷,“为防黄河水侵徐城,求作石岸”。

不久,朝廷的答复传回徐州,史料记载只有两个字——“不从”。因为现在已不得而知,但苏轼在写给“刘贡父”的书信中曾说:

擎画作石岸,用钱二万九千五百余贯,夫一万五百余人,粮七千八百余硕。……虽费用稍广,然可保万全,百年之利也。

吾们可能推想,可能是修筑石质堤岸的费用太高了,朝廷拿不出或不想出这笔钱吧。

然而,苏轼并不打算就此屏舍。

此前,京东路安慰使等方面大员就向朝廷奏请苏轼防洪有功。次年,神宗皇帝下诏奖谕苏轼之功。

借此机会,苏轼再次上书皇帝,“改请修木岸”。

与石岸相比,修木岸“虽非经久必安之策,然亦足以声援岁月,待河流之复道”。此外,修木岸“工费减一半”,资金压力减轻了,朝廷批准的概率就会添大。

为确保稳操胜券,苏轼还写信乞求多位官员,为他奔走呼吁,力言于朝廷。

果不其然。到了二月,“有旨赐钱二千四百一十万,首夫四千二十三人”;再添上徐州地方财政,“发常平钱六百三十四万,米一千八百余斛,募夫三千二十人”。

钱粮、民夫的题目解决了,徐州城新的防洪工程终于可以动工了。

工程在苏轼的指挥下,先是“改筑外幼城”;

其次是修筑四条“木岸”,所谓的木岸,就是先打木桩,再填土夯实,实际上就是土坝;

末了还将城内的十五个大坑“皆塞之”,这样综相符施工“以备以后水患”。

四月二十五日,徐州的防洪工程还在主要施工中,发生溃溢的澶州曹村决口终于成功阻滞,“水不复至”。

这次在澶州曹村发生的溃决,虽直接导致四十五个郡县被淹,但在苏轼的主办下,徐州却打了场时兴的抗洪守城战。为此,朝廷再次颁发《奖谕敕》,称赞苏轼之功。

到了八月,徐州防洪大堤收工。徐州父老为了缅怀苏轼的功绩,就把这道长堤称为“苏堤”。此后五百多年里,徐州固然水患一连,终因有此堤为屏障,一向坦然无恙。

为了祝贺抗洪胜利,在东门城墙上还修筑了一座高达十丈的城楼,取五走学说中的“土克水”之意,将城楼用黄泥涂饰,取名曰“黄楼”。

现在的黄楼

以前九月九日重阳节,黄楼完善,苏轼回忆首去年重阳节正是洪水最大、抗洪最苦的时候,不禁感慨满怀,所以写下《九日黄楼作》一诗。

去年重阳不走说,南城子夜千沤发。

水穿城下作雷鸣,泥满城头飞雨滑。

黄花白酒无人问,日暮归来洗靴袜。

岂知还复有今年,把盏对花容一呷。

莫嫌酒薄红粉陋,终胜泥中事锹锸。

刚刚完善的黄楼,引得四方名士吟诗作赋,苏辙、秦不悦目各有《黄楼赋》,陈师道有《黄楼铭》,贺铸有《黄楼歌》等,以此祝贺苏轼的抗洪、防洪的功绩。

今天,巍巍黄楼照样挺直,它不光是苏轼率领徐州军民取得抗洪胜利的历史标记,也寄托着当地平民对这位解民倒悬、勇于担当的父母官的世代追念——

“水至而民不恐,水大至而民不溃,水既去而民好亲”。

作者最新文章苏东坡还会防汛抗洪?解锁大文豪的另一壁06-2716:27暴雨预警升级!新一轮降雨今明两天进入最强时段│服务快报06-2716:25云南澜沧江沉船气象服务快报06-2618:48有关文章数字越大越年轻,最懂年轻人的车,领克06首屈一指江苏常州:出口退税再挑速 “快车道”变“高速路”幼米MIUI 12稳定版正式推送 首批声援13款机型蚂蚁金服改名,距离上市只有“一步之遥”?保靖县召开全县中职招生做事会议设为首页© Baidu 行使百度前必读 偏见逆馈 京ICP证030173号 京公网安备11000002000001号返回顶部,
点赞 98
分享到:


Powered by 梆坐通讯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18 360 版权所有

top